贵州快三

科研成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研资讯 - 科研成果
刘宁:唐诗中的街衢与名花
发布时间:2019-09-20     作者:《西安晚报》   访问量:247次   分享到:

唐诗咏长安是中国文学中最绚烂的奇葩,在这些诗歌中最耀眼的是展现长安街衢和街衢上争奇斗艳的名花景观。

长安街衢正如中唐诗人白居易在诗中所吟:“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遥认微微入朝火,一条星宿五门西。”当时白居易刚刚从江南重镇苏州回到长安,接任秘书省长官秘书监一职,天未亮就看到官员们去上早朝的情景,和长安城星罗棋布般的城市格局。

长安的这些街道唐人称之为九衢或九陌,因为遍植各种名贵花草树木,绚烂瑰丽,又美其名曰:紫陌和绮陌,或因为道路宽广被称之为广陌、广衢和通逵。种植比较多的是槐树和柳树,韦庄诗云“六行槐柳鸟声高”,韩偓则写道:“争似槐花九衢里”。诗人们以槐花表达对帝都的留恋和怀念,卢照邻描写得更丰富:“南陌北堂连北里,五剧三条控三市。弱柳青槐拂地垂,佳气红尘暗天起。”这样的诗句可以和骆宾王的“三条九陌丽城隈,万户千门平旦开。复道斜通鳷鹊观,交衢直指凤凰台”互读。

长安街上的这些树木繁茂生长,是因为有水灌溉滋养,唐时长安城内纵横交错的街道中间夹杂着各样水渠,这些水渠取水主要依靠终南山流下的洨水、潏水和浐水,借助永安渠、清明渠和龙首渠将水源引到城里来。流水给长安城增添了风姿流韵,“墙下春渠入禁沟,渠冰初破满渠浮。凤池近日长先暖,流到池时更不流。”韩愈写出了初春长安街衢动人的水景,不禁更加向往清渠一带波光粼粼,映照街衢的旖旎风光。

可以想象丰饶的水资源滋养的长安街上名花争奇斗艳、分外妖娆,大约立春后十五日长安城便进入雨水节气,此时的帝都春色微醺,东西两街一百零九坊笼罩在一片馥郁的花香之中,但见渭水晕染霞光,终南山色苍翠,和风吹拂柳枝,浐灞一色绿翠,大唐长安的九街十二衢都淹没在让人动容的嫩绿之中了。

“长安二月多香尘,六街车马声辚辚。家家楼上如花人,千枝万枝红艳新。帘间笑语自相问,何人占得长安春……”韦庄笔下的《长安春》展现出一派长安早春绚烂明艳的景象,同样诗人杨巨源在《城东早春》中也描绘出长安人潮花海的繁盛景观:“若待上林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在诗人们的描绘下,大唐长安是一座姹紫嫣红、香气氤氲的花城。

绝佳的赏春之处是曲江和乐游原,杜甫喜欢这里的“雀啄江头黄柳花”,刘驾有感于“上巳曲江滨,喧于市朝路。相寻不见者,此地皆相遇”。曲江竟是平日见不到的人们都能相遇的地方。长安城另一处胜地是位于九五高坡之上东侧的乐游原,太平公主在此添造亭阁,营造园林,杜甫《乐游原歌》云:“乐游古园翠森爽,烟绵碧草萋萋长。公子华筵势最高,秦川对酒平如掌。”当王公贵族在乐游原上宴饮欢乐时,晚唐诗人李商隐却把这里当作抒发自己内心苦闷的对象。“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当杏园春色近晚,曲江池归于闲寂,长安城中的文人墨客、百姓仕女们便开始赏牡丹了。刘禹锡的“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将国色天香、名动京城的牡丹描绘得风姿绰约。徐凝的《寄白司马》:“三条九陌花时节,万户千车看牡丹。”写出了九衢之上,千家万户观赏牡丹的盛况。牡丹这么好,观赏牡丹最好的去处是晋昌坊的慈恩寺和延康坊的西明寺。唐时的慈恩寺元果院和太真院都种有牡丹,元果院的牡丹花比别处早开半月,太真院的牡丹花则比别处晚开半月,人称异种,故争相观看,而兴善寺素师院的牡丹花绝佳,传说元和末年,一枝“花合欢”曾轰动长安。

史书中记载,杨国忠家建造了一种可以移动的木质花园,这种花园安置在木轮上,种植着名花异木,每逢春日,车子一边走,一边缓缓地旋转,大唐长安便氤氲在这一片奇花异香中了……


刘宁,文学艺术研究所研究员。

链接:


?